近日,有记者在多地调查发现,职业打假的套路越来越深,甚至呈现出团伙化、专业化、规模化、程式化趋势,师徒传帮带、培训产出一条龙、专盯包装宣传。一位已收十几个徒弟的打假老手称,其收徒弟的学费是499元,当天回本,利润非常大。《中青报》撰文称,有人说职业打假人是“蛀虫”,也有人称他们为“啄木鸟”,判断他们究竟是什么,基于两点:打假是否基于事实,以及是否守法。对职业打假人来说,不仅要具备专业的法律知识,还要有健康的职业道德。另外,与职业打假人“来钱快”形成对比的是,一些消费者经常遭遇维权难。这一方面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度,另一方面也要积极打击一些企业商家侵犯消费者的行为。